一本大道香蕉视频

  • <th id="hwz4e"><sup id="hwz4e"></sup></th>
    <code id="hwz4e"><em id="hwz4e"></em></code>

    1. <code id="hwz4e"></code>
        • 趙先生的獵犬、栗色馬和斑鳩

        趙先生的獵犬、栗色馬和斑鳩

        很久以前我失去了一條獵犬,一匹栗色的馬和一只斑鳩,至今仍舊在找尋它們...

        開工時間:
        • 開工
        • 施工階段
        • 竣工
        • 趙先生夫婦像梭羅一樣,在尋找屬于他們自己的“獵犬”“栗色馬”和“斑鳩”,那就是他們所鐘愛的書籍、古董,自己的菜園和逃離工作后悠閑的生活…… 一棟有緣份的房子 走近這棟鄉村別墅,有一個大院子,院子的角落很克制地種著花草,反倒是有一畦很大的菜地,肥大的白菜綠油油很喜人。溫婉素凈的趙太太說超市里的菜吃著不放心,受到對農藝的夸獎后,趙太太略帶一絲尷尬的說到其實是附近的老鄉幫著打理的。時值深秋,院子里的柿子摔了一個果實在地上樣子不好,趙先生說,這柿子樹啊一年一個樣,去年結果特別多,今年反倒少了,像人一樣,你不伺候好它就鬧情緒。 趙先生和太太很用心地打理他們的院子,雖然房子外觀已經斑駁,但是院子里的植物卻非常有活力。 趙先生的別墅,因為建造有些年頭所以看著有些舊了,墻面有些斑駁,跟那些矗立在城市里守衛森嚴的別墅不同,它從外觀上更接近“房子”,而與所謂的“別墅”稍顯距離。房子的正門很小,進去以后,一種舊式的美式田園風情撲面而來。木頭的顏色是深沉的,書架顯得老舊。陽光剛好穿過正對著院子的玻璃門,灑在花布沙發上,安靜又溫暖。 靜之湖的這棟鄉村別墅裝修完成時,趙先生還只是一個與這個房子毫無關系的人。他沒有經歷過這棟房子的設計、裝修過程,但是當第一任主人想要賣掉這棟房子時,機緣巧合,設計師劉磊認識了趙先生夫婦。趙先生夫婦買下了這棟房子后,屋內所有硬裝未作任何大的改動。而就在此前,他正在考慮是否移民。 對于趙先生夫婦來說,移民只是一種無奈的選擇,北京的城市生活讓他們感覺太過擁擠,看了靜之湖的房子之后,他們相信這個地方可以從城市的擁擠中逃離出來 天晴的日子,陽光穿過落地玻璃門灑在花布沙發上,安靜又溫暖,趙先生和太太喜歡在這里看書。   “各色”的趙先生 2007年,趙先生 37歲,入住靜之湖這個度假別墅區時,200戶的小區內只有很少的幾個長住戶。究其原因,一是小區距離市區有 40多分鐘車程,上班族吃不消;另一個原因則是這個小區冬天并不供暖,趙先生他們這一戶因為正好與度假酒店的供暖一條線路,所以也就捎帶供上了。再加上沒有孩子, 夫妻倆又不和老人一起住,所以一切都自由多了。 一開始他們望京、郊區兩頭住,但是兩頭住最令人頭疼的是所有的東西都要準備兩份,比如太太要穿某件衣服,可能這件衣服剛好在另一處;前一天剩的飯菜如果第二天換個地方住飯菜就浪費了。在經歷了一系列的不方便之后,夫婦二人徹底把靜之湖當成了第一居所。 說起這種生活方式的轉變,趙先生歸結為自己較多受到了國外的影響。靜之湖距離他們在望京的家一共 38公里,開車需要 40分鐘左右,這個距離跟絕大多數美國人也是很相似的,如果不開車,美國人一般都會搭乘輕軌或城際火車。 如今越來越多的北京人選擇了住到相對安靜偏遠的郊區,但在 2008年時很少有人這樣做。趙先生用“各色”(各色:特別,與眾不同)來評價自己。他的“各色”不僅僅表現在對于生活方式的選擇上,從畢業到工作,他一直是一個“各色”的人。 浙江大學地質系畢業以后趙先生被分配到了社科院地球物理所,但是他果斷放棄了這份工作。因為在物理所一個月的工資只有 110元,而他在學校時一個月的花費是 300-500元,為了能夠有更高的收入他選擇了外企,那時候外企一個月的收入是 1000元。在外企工作的 15年時間里,他大概有 7年時間沒有上過班,總是工作一年就出去旅行,他自我評價道:“我有一種小富即安的思想,其實外國人都是這樣的,但在大多數中國人看來可能有點不正常。” 那幾年工作的時候喜歡在節假日世界各地去旅行,但是當住到這個房子里之后,反倒不太出國旅行了。于是趙先生在這個房子里“大張旗鼓”地開始了自己的愛好——收藏古董。他并不是那種可以豪擲千萬去買一件老物件的人,但是家里擺置的古董卻不乏個中精品,每一件古董他都能說出一長串的故事,言語之間,滲透出對孩子一般的摯愛。而相對于收藏古董這個偏“靜”的嗜好,高爾夫卻是夫婦二人“動”的喜好,冬季北方封場,他們就會去南方打球,旅行也大多與此有關。   三面墻的故事 靜之湖的房子在裝修之初從結構上進行了非常大的改變,如今與廚房連接的餐廳當初是一個車庫,與玄關和客廳相連的兩個門洞當初都是墻壁,趙先生對設計師劉磊笑侃:“實際上你就干了一件事——把這三面墻打通了,這是最關鍵的”。三面墻的打通,使開發商設計之初欠缺考慮的一樓空間的局促與單一感沒有了,一樓發生了顛覆性的改變,整個空間變活了,視野通透了,家飾物品有了更靈活的擺置,其他同樣戶型的業主看到后很羨慕。 趙先生的房子,實用性和裝飾性都兼顧到了。配飾基本保持了與原有空間設計風格的統一,深色木頭的餐桌椅子、原木的壁爐,就連衛生間掛卷紙的架子都是木頭做的;原來空白的門頭趙先生添置了一塊刻有“讀書樂”三字的木雕,這塊木雕是夫婦二人去安徽宏村旅行時看到的,因為做工精巧也被當成藏品收藏了,這塊木雕就是壁櫥上一排排書最好的詮釋。
        一本大道香蕉视频
      1. <th id="hwz4e"><sup id="hwz4e"></sup></th>
        <code id="hwz4e"><em id="hwz4e"></em></code>

        1. <code id="hwz4e"></code>